關鍵字搜索
請選擇:
關鍵字:
   當前位置: 首頁 >> 職工藝苑 >> 正文
  • 職工藝苑

“柿”情畫意

作者:高強強 來源:商界分公司 時間:2019-12-09: 09:49  

  最近小區門口有幾位老人賣柿子,我來回見過幾次,是那種小小的被我們叫做火晶的常見品種,它們被平平整整的擺放在筐子里,柿子通體透紅,自然盈實,飽滿中透著一種喜氣,仿佛溫暖了整個深秋和寒冬。
  對于我來說,柿子是較熟悉的。小時候家里的院子種著好幾棵柿樹,其中就有火晶軟柿子,它高掛在枝頭,等待寒霜浸染,歷經天寒地凍,在樹梢自然退卻澀味而成熟。此外有一種是硬柿子,個頭稍大些,要被放到米缸或麥堆里“暖”幾日才能吃,是硬脆的口感。
  摘柿子,那時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樂趣,它一直有讓我認為很莊重的儀式感,因此這個活兒多半是由我來完成的。柿樹的葉子在秋日里已經基本落完了,光禿禿的樹桿上紅亮的柿子很顯眼,我用長長的竹竿在頂端固定好一個鐵絲做的環,然后把做好的罩子縫在鐵絲環上,一個簡易的兜子就做成了。長在高處的柿子基本用竹竿夾下來,低處的就直接爬到樹上摘了,摘到最后,站在樹下的父親總會跟我說:“記著,樹頂的大果子多留點,別摘下來,給過冬路過的鳥兒、雁兒們存著”。所以最后樹梢上我們會留下不摘的柿子,在冬日的枝頭滿足父親最質樸的愿望。其實我懂,這不光是父親的愿望,也是和大自然打交道的每一位耕種者的愿望,我們虔誠的遵守和大自然的約定,期盼豐收,期盼饋贈。
  路過老人的柿子攤邊,我買來一些品嘗,便和他聊了起來,老人說:“現在的柿子不招人稀罕了,沒人去摘,放到跟前也不惹人眼饞了”。是呀,回想小時候樹上的柿果剛冒頭,我就眼巴巴地盯著看,盼著蕭瑟秋風褪去它的青澀,盼著深秋暖陽侵紅它的果實,待從樹上摘下熟透的一顆,必是迫不及待的送入口中,哪里想的出要洗洗干凈,揭掉外皮,更不會像姐姐一樣用熱水汆燙,輕巧的去皮后暖暖的享用。柿子固然香甜,于我來說,更是它帶給我的成長。
  嘗一口老人的柿子,我回想起了院子里的記憶。樹梢的透紅,仿佛一盞盞明燈,樹下是談天說地的叔伯,是柴米油鹽的姨嬸,是嬉笑打鬧的頑童,是不曾遠離的久違溫暖……

  •  
  •  
金牌四相(阳光报)